康佳危机!内斗不断,股东互撕

分享到:


时间:  2017-10-19 浏览人数:  33

摘要:康佳危机!内斗不断,股东互撕

37年,它几乎在各个方面都不占优势,却还能活着,顶着巨亏活着。

最早知道康佳的名字是在1998年,那年一部叫《还珠格格》火的一塌糊涂,除了再也无法复制的62.8%收视率,救活了好多濒临倒闭的印刷厂,它也让很多家庭多了个出奇一致的目标——赚钱换个好电视。

就在那一年,康佳彩电国内零售市场占有率首次跳跃式的霸占了中国第一,成功超越长虹,成为当时的“一哥”,105亿的销售额,成就了康佳电视那年恐怖统治力。

但这几天,一份不可思议的半年报,疯狂卖地,和它完全的让人摸不到头脑的商业模式,把一代彩电巨头“康佳”又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随着中报的出炉,半年营收上百亿,扣除非经常损益后,净利润再次亏损4446万。

请注意“再次”这个词,因为继2010年,2011年,2012年,2013年….直至2016年,主业年年亏损之后,今年上半年,康佳还是没有逃过亏损的魔咒。

除了亏损,康佳在变卖资产的道路上也根本停不下来。

几天前,康佳再次发布公告,拟转让持有的康侨佳城公司70%的股权,挂牌价格不低于41.45亿元。

824日,康佳拟转让上海3处房产,回笼金额1651万元;

629日,宣布出售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51%的股权,价格不低于2.24亿元;

5月份,出售映瑞光电科技22.935%的股权,估值约为 1.2亿元。

营收和净利润反差如此之大,连续7年主业一直亏损,整个集团就靠变卖资产过活,一代家电制造业龙头企业,是如何走到今天断臂求生的地步?

老牌彩电巨头,8年时间80个亿。

陈伟荣,是那个给康佳带来了最鼎盛的时刻的男人,也是带领康佳一路走向亏损的男人。

康佳的崛起占尽了80年代改革开放的天时地利,陈伟荣,就是人和。

在当时,陈伟荣和TCL李东生、创维黄宏生同为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78级学生,他们就读同一个班级,从事同一份事业,被称为“华工三剑客”,三人名气相当大。

1982年,陈伟荣毕业后,被分配到广东光明华侨电子工业公司就职,也就是康佳的前身。从最基础的工厂技术员,到工厂厂长,他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康佳集团总裁。

当年,长虹电视曾经在国内是霸主一般的存在。而就是在陈伟荣掌舵康佳之后,他雷厉风行,参与公司改制,加大力度投入技术开发,一举拿下三十多个彩电技术的全国第一。在1998年,康佳彩电产量第一次成功超越长虹,成为当时的“一哥”。

只用了8年时间,陈伟荣就将公司的总资产从5.49亿元增加到89.13亿元。

然而,陈伟荣给康佳带来了最鼎盛的时刻,却也导致康佳电视扩张过快而库存累积。接连不断的巨额亏损成为了陈伟荣引退的导火索。

最为致命的是,康佳最为动荡的时刻,却也是国产电视市场转型发展最快的时候,而当创维、TCL、海信等品牌逐渐逆袭,康佳电视已经战力匮乏。

2001年,陈伟荣突然宣布辞职引退,留下的原因只有四个字:“能力难及”。

三个多月上百次人事变动,华侨城里的众叛亲离。

康佳是一个被上了魔咒的企业,不怪别人,怪就怪他不好好干自己老本行,反而跑去挤房地产,这么一挤,挤出一场宫斗戏,也挤走康佳半条命。

2001年,康佳就抑制不住涉足地产届的冲动,而在这个过程中,康佳第一大股东,一步一步变成了一个原本双方八竿子打不着,业务上也没多大交际的外行人——华侨城。

当上了第一大股东,华侨城的控制欲望就水涨船高起来,想外行控制内行。这让中小股东和康佳人根本无法接受,小股东们觉得,华侨城就安安生生当甩手掌柜就行,别来染指康佳经营管理。

30年康佳做到今天,都是靠原本的康佳人打下的江山,华侨城一没卖场,销售家电是指不上了,二也提供不了核心零件的供应链,总之,基本上没对康佳做过什么实质性贡献,瓜分利益的时候就跑来了,小股东们当然一听就炸了。

 

小股东的红人刘丹

2014这场战争终于爆发了,小股东们借着康佳连年亏损的借口,结成“帮派“准备一致对付大股东。

这是创造中国证券史上第一个“中小股东主导董事会”的案例,小股东所提代表在董事会七个席位中占据四席,而华侨城只保留了两个董事席位,中小股东选举出来的张民任董事局主席。张民根本没有彩电业背景,也没有从业经验,虽然财务投资经历丰富,让张民当掌舵人?

华侨城送了小股东三个字:想的美。

本来就不打算善罢甘休的华侨城积极运作,两周后,剧情逆转,由华侨城提名的刘凤喜担任董事局主席,张民下课。因为华侨城有个再正当不过的理由——我们是大股东啊!康佳这块肥肉,我们志在必得。

 

大股东的宠儿刘凤喜

一个上市企业,两周内两换董事局主席,不仅整个2015年都闹得是轰轰烈烈,而且在国内上市企业发展史上,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罕见。

这还不算完,在刘凤喜抢下张民董事局主席的位子时,小股东们推荐的刘丹成为新任总裁。结果不到三个月,刘丹板凳儿都没坐热,就也被大股东华侨城突然免职,直接撵下了台。

这种来回折腾,让康佳内部死气沉沉。包括研发、市场、生产、管理,品牌等各个环节都受到严重打击,大家得过且过,感到前途渺茫,士气低落。

除了公司停不下来的亏!亏!亏! 股民更是深受其害,损失惨重。惨到什么地步呢?内斗中,逼的康佳股票不得不于612日停牌,3个月复牌后拉开了大跌序幕,连续七个跌停版。

当然,一脸懵逼的还有经销商,据说那年,经销商最大愿望,就是厂家什么时候能不再折腾。

老大哥,你一手好牌到底是怎么打烂的?

其实,康佳不是没有挣扎过,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。在创哥看来,除了不忍心再吐槽的股东互撕,康佳的一手好牌打烂的一点都不冤:

 

1. 在核心技术上抠门,在创新上偷懒。

康佳在技术上的投资是出了名的不大方,2016年上半年康佳集团的研发投入仅0.88亿元,同比减少15.56%,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已经连续四年不超过1.3%,跟海信、TCL等同行比起来,少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
没有规模、没有科技含量,不创新,不能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,没有差异化,只能做炮灰。

 

2. 没捞着“互联网+”是传统企业的救命稻草。

“互联网+”是传统企业的救命稻草。道理虽然都懂,但康佳依旧过不好这一生。

刘凤喜掌舵时,创哥真的觉得他从心理排斥互联网,他认为传统制造企业突然转型到互联网很难,应先内部有了互联网意识后,再向外部推广。他认为康佳向互联网转型时机尚不成熟。

但现实情况是,竞争对手的互联网化已经如火如荼,并且开始尝到甜头了。创维率先思变了,所以,创维过得很滋润。

虽然2015年康佳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,看起来很美好,实际双方是“各怀鬼胎”。康佳的中小股东意图联手阿里拉升股价,而阿里则希望获得终端量。据说自合作以来,康佳并没有分到一分钱。

 

3. 售后黑洞,谁还会为老品牌的情怀买账?

康佳还有一大致命伤,就是没有正确定位“售后服务”,这么多年一直被花式吐槽的就是康佳糟心的售后,比如那句,康佳的电视里估计是安装了定时装置。

好一点的待遇是产品出现质量问题,联系售后却被告知需花高价进行维修,要是遇见态度不好的客服,可能就会撇清干系,甚至直接挂电话。

连续7年亏损,彩电巨头康佳好像深陷噩梦,一直难以苏醒。明明年年亏损,却还年年坚守,日子过得很好的时候,没有颠覆自己、产品创新和迭代的动力,而现在,应该怎么定义康佳呢?

是被房地产耽误的家电企业,还是被家电耽误的地产公司?

这个时代,电视机有些寂寞,可手机和wifi却没有闲着,或许,只有勇于革自己的命,才是真正保自己的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