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FO摩拜都靠边站:他40岁一事无成80岁公司年收百亿成自行车之王

分享到:


时间:  2017-11-06 浏览人数:  55

摘要:OFO摩拜都靠边站:他40岁一事无成80岁公司年收百亿成自行车之王

不久前一则新闻,说OFO准备收购自行车企业捷安特,虽然最后消息被证实是假新闻。不过他显示出了普通人对于捷安特这家企业的无知。

台湾是世界上最大的运动自行车生产基地,捷安特就是其中的翘楚,捷安特的母公司巨大机械,是一家年营业百亿的上市公司,每年自行车产量占到了世界的一大半,堪称自行车界的宝马。

捷安特母公司巨大机械上市公司财报显示,2015年营业收入为121亿人民币,同比2014年实现小幅的增长,净利润达7.7亿,利润率约为6.04%。无论从收入、利润还是公司规模来看,巨大机械始终是世界自行车整车的龙头企业,其中捷安特整车销售贡献绝大部分的销售额。

这样一家公司他的创始人刘金标就更加具有传奇性。

当年台湾有一部微电影《梦骑士》非常出名,故事讲了几个患病的老人,平均年纪81岁,骑摩托车环台湾的故事。

刘金标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老的梦骑士,2006年,72岁的刘金标因为胃癌已经切掉了大半个胃,还被呼吸中止、静脉血栓、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折磨。这一年他看完了电影《练习曲》之后,被一句台词感动了,“有些事,现在不做,一辈子也不会做了”。

这个时候已经功成名就的刘金标,骑上了自己的捷安特自行车开始了环台湾之行。

2007年,73岁的刘金标开始了他环台湾岛骑行的挑战。时隔两年,他又完成了京沪骑行的目标,并在80岁完成了第二次环台骑行。“人活着就是要像骑手一样,不断挑战自我,才能创造更有信心的未来”。为自行车产业耕耘大半生,“自行车教父”的下一个目标,是要在87岁时再完成一次环台骑行。

1934年,刘金标出生于台湾高雄的一户商业世家中。刘金标的父亲在当地经营足罐头、面粉、螺丝钉、鱼饲料等生意。

不过刘金标小时候却不是一个好孩子,他成绩差,而且不听管教,是个十足的坏孩子。19岁的刘金标实在是读不下去了,就从学校里面跑出来,父亲拿他没办法,只能让他在自己的公司帮忙。

不过刘金标觉得在公司被父亲管着,于是就说自己要创业,他梦想这成为李嘉诚、王永庆那样的人物。可是现实却完全不一样,他不到三年就换了一堆行业,罐头、面粉、木材、运输,别人说啥,他就干啥。

折腾了十几年后,刘金标还是做不出什么成绩,最后只好跟兄长,一起去海边投资养鳗鱼。1969年,一场台风只好,2000万新台币打水漂了。刘金标赔光了老本,鳗鱼生意最后还是失败了。

已经差不多40岁的刘金标还是一事无成,有一次再跟朋友聚会中,他听说因为石油危机,美国自行车成为大热。刘金标进入了人生的最后一个行业,1972年,他跟另外7个朋友凑了400万成立巨大机械。巨大的来源是因为这一年台湾巨人棒球队拿到了世界冠军。

起初,刘金标虽然看好自行车,却只是把他当副业来搞。因为只是为了摆脱在鳗鱼厂的困境,他现在又可以早上10点就出门,中午就回家休息了。刘金标把自行车想得非常简单,他以为随便买点配件,回来一组装就可以了。

结果真的干起来,刘金标才知道错了。作为一个小工厂,他们连优质的配件都拿不到,而且所有人没有一个干过自行车,质量如何保障、生产如何规划,没有一个人知道。

这个时候反而激起了刘金标的决心,他知道自己已经40岁了,不能再随便转行了,他决定要在自行车界干出一番成绩。

面对经营困境,刘金标开始参照国外标准,逐一游说零件厂商。最终,统一零件标准令台湾自行车开始被世界市场所认可。4年后,巨大机械获得美国百年品牌施文公司的订单,巨大成为施文的代工厂,并在70年代末成为台湾自行车行业的领军企业。

1981年,为了摆脱对低端代工的依赖,刘金标尝试以“捷安特”品牌自主生产并试水销售。尽管在市场大获好评,却在随后遭到了施文的反对和阻击。面对代工订单下滑,刘金标转而将捷安特品牌推向世界市场,同时在全球建立上万家专卖店,以高品质服务获得口碑。1993年起,巨大先后在昆山、天津和成都等地建厂,进一步完成捷安特的市场布局,2004年,捷安特的营收达216亿新台币,成为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商。

刘金标最大的贡献,不单单在于他创办了捷安特这家世界上最大的自行车企业,还有他对于自行车运动的普及的推广。过去台湾的人,都会对台湾的自行车文化记忆尤新。因为他的推广,也让台湾在每年的五月都有专属的“台湾自行车月”。刘金标也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普通大众,有些事情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去干就为时不晚。

目前在台湾运行的公共单车,就是由捷安特运行的。这几年大陆出现了OFO、摩拜等共享单车企业,虽然这些企业估值已经达到了上百亿,甚至超过了捷安特。不过懂行的人都知道,捷安特才是自行车业界的鼻祖,而且实业的力量永远都不是虚拟的互联网经济可以相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