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地气就是接人气,从泥瓦匠走向“中国首富”

分享到:


时间:  2017-11-16 浏览人数:  54

摘要:接地气就是接人气,从泥瓦匠走向“中国首富”

沉潜多年之后,杨国强终于走出了位于广东顺德的碧桂园总部,直面一个日新月异、被创新颠覆的世界。

2007年,全世界似乎都在寻找一位26岁名叫杨惠妍的女士。当年4月,家族企业碧桂园在港上市,市值最高时候突破2,200亿港元,名不见经传的第一大股东杨惠妍成为“中国首富”。这一切的缔造者是碧桂园的创始人及实际操盘者杨国强——杨惠妍之父。

杨国强是中国最低调的商人,也是最有实力的企业家。即便在2007年碧桂园在香港上市、他登顶首富的时刻,也没有接受过任何记者的采访。在很多人的印象里,多年来一言不发的杨国强显得很神秘,似乎他只属于广东顺德,那个他成长和创业的地方。对于这位巨富的内心世界,外界所知甚少。

2016年,杨国强突然走出碧桂园,走出顺德,向世界陈述自己的梦想:“我有一个梦想,能有一座城市,立体分层,车辆在地下穿行,地面都是公园,建筑外墙长满垂直分布的植物,就像生活在森林里,地上是无污染的架空轨道交通;每一天,人们都生活在花园里,呼吸在森林里,愉悦在自然之中。”“这是有生以来呈现给世人的最好的一座城市,是一座理想中的未来之城。”

他的梦想并不是乌托邦,而是一场融合了社会理想的大胆商业实践,成果就是位于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的碧桂园森林城市。占地20平方公里、可容纳70万人的森林城市,相当于半个澳门。这个项目完全颠覆传统房地产项目,运用了智慧 城市、海绵城市、TOD、建筑产业化等最先进的建筑理念和环保技术。

90年代创办碧桂园,到现在带领碧桂园进行转型,杨国强自己也在做着某些改变。

 

赤脚包工头

杨国强是广东顺德北滘镇广教村人。在改革开放前,由于家贫,杨国强直到十七、八岁没穿过鞋子,没吃过糖果,“没试过自己亲手花两分钱.高中时由于交不起7块钱学费,杨国强还退学一年。后来学校免了学费,并给了他2块钱助学金,才又复学。杨国强说这是他“一生最重要的2块钱”。

哥哥杨国华成为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。1978年时,杨国华是顺德县第二建筑公司负责人,在他的帮助下,杨国强进了北滘公社房管所当施工员,干泥瓦匠,后来又到二建公司,1984年升为建筑队队长。

1986年,杨国强担任了北滘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。当包工头的日子里,倍受艰辛。他说:“你们不知道做建筑多难,到处打听哪家公司要建房,然后跑到人家门口问,是不是可以给个工程做?我在建筑公司当了十年经理,画图、预算、买材料,什么活都干,一天假都没放过,最后终于打败了镇上另一家老牌的建筑公司。他们说我是一只老虎带着一群羊,能打败一只羊带着一群老虎。”

就是在此任期内,杨国强迅速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1993年,杨国强等人出资3,395万元,收购了北滘建筑工程公司,正式开始了私营化运作。

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杨国强说自己是一个很爱读书的人,读了一辈子书,每天闲下来都会读书,名人传记、天文、地理、哲学都读。据说杨国强每天读书超过10万字,相当于每天读一本书。

曾有人问他“为什么能成功”,杨国强回答:“可能因为我对人好,对社会好吧。”杨国强曾说,假如有一天我死去,在我的墓志铭里就写:这里躺着一个很努力为这个社会的繁荣进步贡献自己毕生精力的人。

 

乐善好施

杨国强平时穿的像农民伯伯,很少穿西装,如果你不认识他,根本看不出他这么有钱!他平时坐的也是一般的国产大众汽车,生活非常节俭。

不过,杨国强乐善好施的口碑在当地传得很响。北滘镇政府有关人士介绍,杨国强已连续十几年都捐巨款做善事,据说,这些年他在慈善事业上的捐款已经超过26亿元。而且年年请当地6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看大戏。

虽然碧桂园开设的贵族学校学费高达数十万,但杨国强同时也办免费学校资助穷困学生。在顺德碧桂园旁边,他建了一所免费的“国华纪念中学”。在校内的一块石碑上,他写道:“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,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,不因贫穷而失志,方有办学事教之念。”石碑落款“创办者”,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低调作风。

杨国强的慈善行为大有香港知名富豪邵逸夫的风范,而两人也是渊源颇深。2008年,杨国强以125亿港元现金收购了邵氏兄弟TVB75%股权。

 

作风低调

一直以来杨国强本人都是碧桂园的大股东。2004年,年仅23岁、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市场及物流系的杨惠妍,加入碧桂园,出任杨国强的私人助理。同年,杨国强将其持有的所有股权转给女儿,希望培养杨惠妍为接班人。但他仍然担任碧桂园集团执行董事,负责制定发展策略、投资计划,以及集团的整体项目计划。

杨国强本人仍然非常低调,在媒体上从未见过他的专访。而他经常在新盘开盘时在销售现场观察销售情况,着装简朴得往往会令旁观者以为他是一名中年“包工头”。

在顺德,同辈呼杨国强为“强哥”;晚辈称其为“六叔”;乡里用二手汉语叫其“Boss杨”。15年来,他一直躲在“碧桂园”品牌背后。有人说他玩神秘,他倒说过,商人本来就不该靠耍嘴皮。碧桂园极尽能量地轰炸,他却极尽能量地隐身。对“中国首富”的头衔,他谢绝加冕,却把它卸给年仅25岁的女儿。

一位曾与杨国强过从甚密的前下属余海平(化名)对前老板的这一举动毫不意外。他说,老板是过过穷日子的人,所以他尊重钱,但是并不贪恋财富带来的虚名。他甚至分析说,那是杨国强对中国媒介热衷的“首富游戏”的一种反游戏:你们爱扒“首富”背后的故事,我就给你们创造一个没有故事可挖的“首富”。

对于拥有692亿港元身价的杨惠妍,无论用谷歌还是百度,人们所能得到的她的履历无非是三行以内的文字,而她的照片,从未在公众面前披露过,有网友形容“好像有FBI帮她保密过”。

多个与杨国强近身打过交道的人,他们都提到他性格中不拘小节的一面。譬如开会时脱鞋、盘腿而坐的习气。穿着西装,脚上却穿一双吱吱作响的拖鞋。

按他们的亲身体会,杨国强的这种习惯性举动一方面表明他对规则的轻蔑,另一方面也是在暗示外来文化轻易动摇不了他的权威。

他的权威,首先建立在对这块安身立命的土地的知根知底。他财富聚敛过程中的贵人在此,多年来不离不弃的事业拍档在此,他的动辄可以聚合的“子弟兵”建筑队也在此。

十几年来,他只做地头蛇,不做过江龙,对于这个定力非凡的非典型“首富”来说,人气似乎首先是地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