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例 ︳论澳洲农化电商的倒下

分享到:


时间:  2018-05-05 浏览人数:  78

摘要:案例 ︳论澳洲农化电商的倒下

“澳洲最后一个电商AGSURE于11月宣布将业务重新并回EDLERS传统销售系统,过去电商下的品牌,运营全部暂停。至此,澳洲最后一个农化电商,一个被外界不断关注的企业宣告结束了他的历史使命。澳洲农化电商至此,全军覆没。”


大约在5年前,还曾有一个以电商模式为雏形的网络销售农化产品的公司FARMSAVE,也是在争议着,风光着仅仅两年后,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而AGSURE出现时,曾被业界一度认为是最有可能活着笑到最后的电商公司,因为不论从其网站的专业度,市场宣传的力度,产品的丰富度,甚至于供应商的支持力度看,都是澳洲市场前所未有的。因此,对于AGSURE电商的突然倒下,让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诸多澳洲农化从业人员都表示了惋惜。为此,行业内在开始诸多议论,尝试去了解这家企业倒下的原因,是因为模式本身,还是因为公司内部,亦或者其他种种可能。


作为行业里的一名小学生,视野与学识还远达不到妄自评判的地步,于是干脆将听到的不同的分析做一个罗列,希望能更接近真相,也希望罗列的内容能给正在如火如荼搞“互联网+”的中国农化大佬们一点启示。


澳洲传统零售商A:


早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成功的,农民不光要的是产品,更重要的是服务,而这些电商压根给不了,养技术人员是要成本的,你让一个电商养多少人能满足全澳洲农民的需求。农民种地,还得看我们本地的零售店,我们能第一时间派人去地里查看,第一时间能装一个托盘的货,自己小货车运送到农民地头,电商如何做到这么快的反应速度。


核心思维:农化产品需要技术指导,脱离了技术单纯谈价格,不是农民的需求痛点。技术与产品送达的时效性在农业生产上尤为重要,澳洲的电商无法实现快速的反应。


澳洲传统零售商B:


我们这里一个镇子200户家庭,你让电商服务到我的范围,压根没什么可能性。我的农民是会拿电商的广告上的价格来跟我聊,可你帮他一算运费,跟我的卖价也差不多。网站上那些价格是仓库价,加了运费了我看也没啥优势了,况且我的农民跟我关系很好,社群关系是我们很看重的。


核心思维:电商的网上价格是虚的,实际农民采购价格并没实现实质性优惠,被抛弃在所难免。社群关系是地广人稀的市场下非常重要的人际关系,街坊邻居的感情链条很难被轻易打断,至少,钱少了不行。


澳洲传统供应商C:


一个从传统商业模式里分出来的电商公司,处处要受制于传统渠道的限制,资金、定价、市场推广,处处要小心翼翼,不敢也不能得罪自己的母公司,更不能跟自己传统渠道里零售商有太多的冲突,这种从一出生时就带有的基因冲突,只会导致最终的市场模式不伦不类,四不像的企业就无法发挥电商本来有的优势,长板不长,短板不少,注定失败。


核心思维:电商模式要有独立性,要用电商思维方式,传统与网络,需要背后的领导者做一个决断,不舍没有得,但既得利益放不下,转型也会转得尴尬。


澳洲传统供应商D:

 

澳洲的物流成本太高,电商在主要城市设立的仓库集散点,不能承受单个农户无序无统一数量的分散采购,政府对于农化危险产品在物流上的硬性规定,让物流更专业化但也让竞争无法充分实现,成本居高不下。算下来,农民还不如就近门店购买来得轻松便宜。


核心思维:电商的痛点在于解决线下配送体系,便宜而且要快,如果这个解决不了,电商就不会有好的采购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