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为研习社 | 任正非最新演讲精粹:“沿途下蛋”、缺少“高精尖”、自我批判

分享到:


时间:  2018-09-04 浏览人数:  0

摘要:

  任正非先生,是众人敬仰的企业家,蜚声国内外,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要创始人、总裁。任正非和他的华为在全球创造了一个神话,而他也是让我们国家的通讯服务走出国门发展的代表之一。

  1987年,任正非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。2005年入选美国《时代》杂志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;2011年,任正非以11亿美元首次进入福布斯富豪榜,排名全球第1153名,中国第92名。 2015福布斯华人富豪榜排名350,全球富豪榜排名1741。 2016胡润IT富豪榜,任正非以105亿元排名第35位。 2018年3月,任正非不再担任副董事长,变为董事会成员。

  任正非不但是有成就的企业家,也是一位很有思想的思考者,他的很多言论很有见地,值得我们学习,下面是它的最新演讲精粹:

  一、任正非:我们要在攀登珠峰的征程中沿途下蛋。

  这篇文章是任正非于2018年在上研所听取华为无线业务汇报的讲话,他在讲话中提到“沿途下蛋”的概念,即在追求理想主义目标的时候,用孵化出来的技术做出现实主义的产品——也就是“在攀登珠峰的征程中沿途下蛋”。

  他在讲话中还提到,未来的胜利是极简的胜利。极简是对准客户的,留给自己是极其复杂的,而现在电子技术、芯片技术、计算技术等各种新技术已经能够把复杂问题简单化、智能化。在谈到商业战略时,任正非表示未来战略一定是多路径、多梯次的持续创新:A角定位现实主义,B角构建理想方案,C角实现自立。ABC角之间可以轮换,相互竞争,激活组织平台。

  我们不怕场景增多,但是场景化不是定制化,定制化是一个失败的道路。如果太过于定制化,又不能拷贝,这个成本就很高,我们就会死掉。我们要听客户的需求,但不是客户的所有需求都得一成不变地传回来,像个传声筒不行。我们要用多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来消化客户的需求,化解他们存在的问题。

  需要强调,不要为了降成本,牺牲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。要把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提到最高纲领上来,要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当成核心竞争力来做,不要当成负担。因为未来信息社会越来越发达,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越来越重要。未来我们要做到极简的网络、极简的商业模式、极简的组织结构、极简的流程,什么都极简,就是收入极多。

  在追求理想主义的路上,不断孵化现实主义的产品与解决方案,攀登珠峰的征途中沿途下蛋。

  我们说无人驾驶,其实是一个珠穆朗玛峰,是一个领袖型产业。我认为无人驾驶是基础研究,支持科学家为理想而奋斗。暂时,不要去做商用产品。先让科学家一心一意研究科学,不要顾及商业利益。沿途下蛋,将来即使是我们不能在马路上无人驾驶,可以在生产线上使用,管理流程中使用,低速条件下的工作中使用……(朱广平说我们要做电信网络的无人驾驶)各种东西都可以引入无人驾驶这个思维概念,但是它不一定就是无人驾驶。

  我跟何庭波在欧洲讲这个事的时候,何庭波发明了一个名词“沿途下蛋”。无人驾驶就是爬珠峰,爬山过程中,有人可以半路去放羊,有人可以半路去挖矿,有人可以半路去滑雪……把孵化的技术应用到各个领域中,这就是“沿途下蛋”。

  二、任正非的用人观:不会自我批判的员工永不提拔,干部立即辞退

  华为公司从现在开始一切不能自我批判的员工,将不能再被提拔;三年以后,一切不能自我批判的干部将全部免职,不能再担任管理工作。

  通过正确引导,以及施加压力,再经过数十年的努力,将会在公司内形成层层级级的自我批判风气。

  组织的自我批判,将会使流程更加优化,管理更加优化;员工的自我批判,将会大大提高自我素质。

  成千上万的各级岗位上具有自我批判能力的接班人的形成,就会使企业的红旗永远飘扬下去,用户就不会再担心这个公司垮了,谁去替他维护。

  我们深知,华为与世界著名公司在管理上还有巨大的差距,我们一定要向朗讯、爱立信、诺基亚、西门子、阿尔卡特……等世界著名公司学习,不断的缩小与他们的距离。99年我司研发经费将提升到15亿人民币,紧紧围绕提高核心竞争力而努力。努力提高产品的性能与质量,加大出口,为自己的祖国多争取一些市场。

  三、向松祚请教任正非:中国和美国最大的差距是两个字,与欧日的差距是三个字

  2018(第十二届)中国品牌节于8月7日-9日在四川成都举行,主题为:定力与奋进,著名经济学家、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出席并演讲。下面是他的演讲实录:

  我请教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,我们有时要多多倾听企业家特别是最优秀的企业家他们的观察,任正非先生讲,我们中国和美国最大的差距是两个字,各位朋友听清楚,这两个文叫软件。我们今天所谓的信息科技时代,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,所有这一切靠什么来支撑呢?就是靠软件。我们今天的手机、电脑,背后都是软件,是它最基础的科技。软件背后是什么呢?软件背后是算法。算法背后就是数学。

  我想这个简单的原理告诉我们,我们要追赶美国,追赶这些先进国家,不是我们今天这个玩法就能玩出来的。在座各位,我想请教大家一个问题,你们身边的朋友,你的小孩,你的朋友的小孩,有多少人沉下心来静下心来研究数学、研究化学、研究物理学、研究宇宙学,有多少?

  我们和德国、日本的差距非常的巨大,所以任正非先生讲,我们和欧美、日本的差距是三个字,叫高精尖,在座的各位要知道,我们今天生产手机也好,生产汽车也好,生产几乎所有的东西,我们很多最尖端的设备我们没有,最根本性最尖端的材料没有,最尖端的工艺我们没有。最近参观很多厂,包括几家手机生产厂,包括电池厂家,基本上都有一些实现自动化的生产线,但是大家去看一看,在那些自动化生产工厂里面,都是谁的设备呢?包括华为的手机生产厂,里面的机器手,大部分都是国外品牌。

  我前不久在北京热电厂去参观,让我非常震惊,我们热电厂里面的内燃机这个设备,中国业生产不了。更不用说飞机发动机,我们完全没有办法生产出世界先进水平的发动机,这个东西就是什么?就是材料、就是工艺,就是设备。所以非常坦率的说,如果我们今天我们的企业家朋友,年轻的,我们天天还是玩什么商业模式创新,天天玩这些虚拟经济,我们的高精尖制造,我们什么时候会赶上呢?